★Absurdist
★Made in HK
★Studying in Canada
★Life is meaningless.
★Love books
★Love all the Japan's stuffs.

原來這裹已再無我的位置。

然而卻仍在彼方飄流。


那到底天下哪裡才有我的容身之處呢?

還是低微如塵埃的我,並不配擁有安居立命之所?


也對。也對。


當真心被人踐踏時便更明白疼愛自己的人的重要性。

感謝在成長路些沒拋下我的妳和妳,

感謝妳們時至今日仍無時無刻放我於心,

要知道,能在別人心隅中佔上位置本就是難事。


人心如面,廢然而返。

這般簡單的道理要何時才明瞭?

前陣子朋友跟你說過:「只要失望太多次,身邊有沒有誰都變得無關緊要了。」  恐怕你又忘了吧?

也對。

妳本來就屢勸不改,落得如此下也確實是該!


Days we grew up are days we will treasure


不小心脫口而出的 全是不經思考的東西
因為我就是我 是不可能成為你的
假裝理解 卻只有 弄懂了痛苦

明天就笑著度過吧 這樣就對了嗎
這種事誰也不會知道 今天就先寫下來吧
之所以會去詛咒 那些描繪過的日子
是因為早已成了習慣 真是麻煩啊

你瞧 再次 互相嬉鬧 也只是徒增寂寞吧
我知道的啊 那種事 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啊
你瞧 如今 即使逞強 也只是徒增痛苦吧
我知道的啊 那種事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啊


真麻煩呀。

好厭惡人與人間虛偽的你來我往。

大概慣了孤身一人隨意而行,竟忘了要如何適應這個社會。




那青澀的歲月一去不返,

而那份心情竟也彷然從未留在心隅。



大概過了那會顧忌別人眼光的年紀後,

肆意張狂得過份,連所謂理想的自己也失去。

©YING | Powered by LOFTER